曲阳石雕艺术现有的文化遗存,是中国雕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传统的曲阳石雕技艺的起源,可以追溯到汉代。据庙宇碑文记载,早在西汉年间,张良之师黄石公使在此地修行,召集石匠修建殿宇、雕刻佛像、石狮、石兽等。曲阳城南去八里名黄山,盛产汉白玉大理石,石质洁净,润滑坚韧,白石稍带微黄如象牙一般。这是曲阳石雕艺术得以发展的重要物质条件。随着佛教的传人,佛教美术作为其宗教思想的传授媒介。不仅对当时的执政者或信仰者的生活和思想产生了巨大影响,而且将其精神渗透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之中。大批寺庙的出现激发了人们对佛教美术的兴趣,大量的佛教造像在曲阳雕刻之子的手上不断问世。而在佛教步人中国,这一自西向东的发展过程中,其造像风格也向着中国化、世俗化演进,不仅融入了地域文化,而且改变了文化语境,曲阳石雕艺术的内涵也由此不断拓展开来。曲阳县地处华北平原西部,太行山东麓。是一个历史悠久、地位重要、半山半川、文物古迹较多的县份。战国时为赵地,是古定州去五台、飞狐(涞源)等地的要道,乃兵家必争之地。因石代恒岳就在上曲阳,自古为岳牧之汤沐邑,后巡狩之礼废,因以置县。据钓鱼台遗址考古发掘得知,早在新石器时代的仰韶文化时期,这里就有了氏族村落,我们的先人已繁衍在这块土地上。曲阳因位于北岳‘‘叵山之阳”而得名。‘《水经注》云:因“县在山曲之阳,是日曲阳”。曲阳之名始自何时,无文字记载,尚待考证。曲阳之名见于文字记载,当自周郝王十年始(公元前305年)。《史记.赵世家》有:“郝王十年,赵武灵王二十一年伐中山合军曲阳。”从此,曲阳之名始著。距今已有二千三百余年的历史。秦统一六国,分天下为三十六郡,始置曲阳县,属巨鹿郡。县治在今县城西四里旧曲阳城址(今已废)。西汉初期(公元前206年)设恒山郡,后因避文帝刘恒讳,改日常山郡,曲阳县属常山郡所辖,因当时巨鹿郡有下曲阳县名(今晋县、蒿城),为与之区别,加“上”字,称“上曲阳”“上曲阳”。县名,最早见于文字记载的为《史记·灌婴列传》。汉景帝三年(公元前154年)平定“七国之乱”,常山郡废,上曲阳县仍属中山国。新莽时期,恢复常山郡,改名日常山亭,上曲阳属之。太平真君七年(公元446年),上曲阳与新市县合并,取名新市县。宣武帝景明元年(公元500年)恢复上曲阳县,将县治由今曲阳县城西四里迁至今城,并开始兴建北岳庙。北齐天保七年(公元556年)下曲阳已改为藁城、鼓城二县,故上曲阳亦去“上”字,而称曲阳县。隋开皇六年(公元586年),因当地盛产石料而改为石邑县,次年又改称恒阳县,仍属博陵郡。唐元和十五年(公元820年)因避唐穆宗李恒讳,复将恒阳县改为曲阳县。从此曲阳县名一直沿用至今。金明昌四年(公元1193年)割曲阳县西北和行唐县北部地区,增设阜平县。元太祖十一年(公元1217年)升曲阳县为恒州,辖阜平、灵寿、行唐、庆都(今望都)、唐县等六县,以邸顺为安抚使,后加封镇国上将军、恒州等处都元帅,设都元帅府。太宗十一年(公元1239年)复为曲阳县,改属保定路。明、清两代曲阳县一直为定州属县。民国以来,曲阳县初属范阳道,后属保定道,属河北省。曲阳县自汉代以来就是大县,幅员辽阔,户籍众多。据《曲阳县志》载,历任县知事均为县令(古时规定万户以上的县设县令,不足万户设县长)。宋代以前曲阳县西北曾与易州之广昌、山西之灵邱接壤。自金置阜平县后,至元代始降为中县。此后县境虽偶有变动,但都变动不大,已基本稳定下来。曲阳县矿产资源丰富,有大理石、煤炭、耐火土、石灰石等。大理石分布在县境南部西羊平、石门一带,矿床面积约70平方公里,总储量2.378亿立方米,品种有雪花白、汉白玉、金云母等。曲阳县历史悠久。约3万年以前,灵山一带即有古人类活动。约5000~7000年以前,大沙河东岸晓林、北养马一带即有人类聚居。商周时期县城西北部孟良河流域已出现村落。

中国最大的雕刻基地曲阳县
欧式雕塑文化历史的变革。

上一篇

下一篇

曲阳石雕历史-记